馬來西亞檳吉臺灣學校 CHINESE TAIPEI SCHOOL PENANG
會員登入
帳號: 密碼:
記住我



忘記密碼?   現在註冊!

父親的帽子

<h3>內容簡介</h3>
<p align="center"><strong><font color="#ff0000">野人十周年特別鉅獻<br />
森茉莉誕辰110周年紀念<br />
日文文壇戰後10大女作家之一<br />
三島由紀夫口中最性感的女人<br />
散文家俱樂部得獎作品《父親的帽子》首度在台上市</font></strong></p>
<p>  我把和爸爸的回憶裝進一只漂亮的箱子裡上了鎖,珍惜地揣在心裡。</p>
<p>  這話蘊藏著些許感嘆,又像是帶有幾分自豪,因為我深信自己和父親的情感是美麗的。</p>
<p>  很喜歡穿上軍服的父親。略顯寬鬆的軍裝領口,微微露出一圈白襯衫的領子。曬得黝黑的父親有著明顯的顎線,犀利的眼神射出銳光,稜角分明的脣邊剃 得淨爽,彷彿仍散發著哈瓦那雪茄的菸香。當他盤坐的時候,軍服前襟的鈕釦之間會在胸前鬆敞開一個個口子,幼小的我滿懷的眷戀和信賴,盡皆寄託在這個胸膛 裡。「爸爸」。這聲呼喚,代表的是我全心全意的託付;而父親的心懷,同樣永遠接納我充滿愛慕的幼小心靈,將之暖暖地裹在他的心裡。就在那身令人懷念的軍裝 底下,他的胸膛藏有我稚幼的愛意,以及母親對他的情意。</p>
<p><strong>作者簡介</strong></p>
<p><strong>森茉莉 1903.1.7~1987.6.6</strong></p>
<p>  生於東京,父親為日本大文豪森鷗外,是森鷗外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長女。森鷗外於東京大學醫學院畢業後擔任軍醫,並派往德國留學四年,深受歐洲文 化薰陶,使得森茉莉自小便是在非常西化且優渥的家庭長大。十六歲出嫁,十九歲前往巴黎與留學中的夫婿會合,卻在短短數月後便接獲父親病逝的噩耗,從此無緣 與父親相見。對父親的懷念在其辭世後更加深刻,因此寫下隨筆散文《父親的帽子》一書,描寫自己與父親、原生家庭之間的諸多情感糾結,也細膩忠實地呈現了女 兒跟父親之間微妙的情感。此書也獲得日本散文家俱樂部賞,是森茉莉立身日本文壇的最重要代表作。</p>
<p>  森茉莉的一生極富戲劇性,從小時的家境闊綽到晚年的窮困潦倒,豐富的感情生活到最後的落寞荒涼,書評者以她不僅書寫傳奇,她的一生就是傳奇來作 註腳,亦有評論家談及如果只有張愛玲可以體現上海十里洋場的風光,那也只有森茉莉才能細繪出明治維新的遺風。以日本的張愛玲這樣的稱號來呈現森茉莉在日本 的文壇地位。</p>
<p>  森茉莉一生都為尋覓父親的影子作為自己尋覓愛情的基礎,無奈卻只是換來一次又一次的絕望與嘆息。五十歲之後進入寫作的高峰期,她的小說充滿奇想 與情感、絢麗而迷幻,故有永遠的少女、大人的童話之名,亦是日本耽美文學的創始者。因自幼家學淵源之故,文字刁鑽隱晦,行文辭意難解,因此對日文譯者而言 均視為翻譯的一大難題,作品鮮少引進台灣。</p>
<p>  森茉莉是三島由紀夫口中最性感的女子,曾盛讚她的小說精煉度與技巧的幹練在當代小說家中出類拔萃,是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。</p>
<p><strong>譯者序</strong></p>
<p><strong>在父親的帽簷下蛻變</strong></p>
<p>  一幀相片。一位倚牆坐於床上的老婦姿影,占據了相片大半的右側。她穿了件一字領的白底黑灰橫條細紋的短袖上衣,還以金褐底帶銀灰橢圓色塊的亮緞 絲巾,摩登地繫裹在頭上,幾絡斑白的亂髮就這麼張狂地竄披於額前,嘴角的淺淺笑意中,仍是掩不住幾分羞澀。一張黑茶色的座墊擺在老婦的右手邊,上面安然躺 著一只淺灰色的絨毛玩具狗。她細心地為狗兒蓋上一面米黃色的毛巾當作被毯,彷彿擔心小寶貝著涼了。影中的老婦,正是森茉莉,時年七十九歲。</p>
<p>  相片中的玩具狗贈自知名的主持人、作家黑柳徹子。詩人白石加壽子也曾送給森茉莉一只海豹絨毛玩偶。在日本世田谷文學館的藏品中,還有另一只她當 年同樣愛不釋手的淡褐色絨毛狗,則是來自演技派演員赤木春惠贈與的禮物。從眾多好友默契十足的贈禮擇選,不難窺見森茉莉在朋友的眼中始終是個童心未泯的女 孩,這恰恰與她的自嘲不謀而合:在這副日漸老朽的軀體下,藏著一顆永遠的少女心。</p>
<p>  森茉莉一直是文豪父親掌心的明珠,十六歲時嫁給了一位文質彬彬的法國文學家,在豪門富家過著嬌貴的生活。父親驟逝的五年後,二十四歲的她捨下兩 子,離開了第一任丈夫,三年後,她再度結束了短暫的第二段婚姻。這段期間,她開始翻譯一些法國戲劇與小說,也嘗試寫些隨筆和劇評,日子過得還算愜意。直到 父親的作品超過了著作權保護期限,頓失版稅收入的她不得不賣掉了上等的和服、碩大的鑽戒,甚至是父親遺作的森鷗外全集,搬到了破舊公寓的一室,捉襟見肘的 家用每天至多只有三百圓,而當時的物價是一顆蛋十圓,澡堂的入浴費是十六圓。</p>
<p>  沒有其他謀生能力的她,左思右想只能賣文為生,至於題材,就從最熟悉的兒時回憶寫起。當時在世的四個森家兒女中,森茉莉是最後一個述文緬想父親 的孩子。甚至可以說,若非生活所逼,恐怕不會有作家森茉莉的誕生。一九五七年,她初試啼聲的散文集《父親的帽子》榮獲第五屆日本散文俱樂部獎,五十四歲的 森茉莉從此正式躋身日本文壇。</p>
<p>  在她後半人生的清苦歲月中,完美的父愛化為一道抵禦現實世界入侵的護城河,使森茉莉得以用文字興築出一個綺麗的幻想王國,縱情耽溺其中。她選擇 用記憶的甜蜜糖衣裹住生活上的苦惱,重新形塑出父親偉岸的英姿,以及昔時繁華的幸福圖景。華麗的和服衣飾,豐美的食物盤皿,繽紛的庭院花草,喧囂的人潮街 景──童年的種種見聞,在她攝影般的驚人記憶力下逐一重現。她寫出了比刺繡還要細膩的勾描,比點描更為綿密的摹繪。尤其是紛呈的色彩與光影的變化,不但是 她人生不可或缺的至愛瑰寶,更頻頻出現在許多作品當中,成為至關重要的靈魂元素。</p>
<p>  相較於另一位年紀和背景相仿的女性作家幸田文(小說家幸田露伴的次女)以精準的文字堆砌出作品,森茉莉細緻而豐麗的寫實功底下,走筆行文間經常 顯示出跳躍式的思惟,這或許與她孩提那段孤單的日子裡養成的浮想嗜癖不無相關。不同於時下的暢銷作家於腸枯思竭之際,紛紛拿兒女權充著書的材料,獨居斗室 的森茉莉初始雖以回憶父親的素材步入文界,隨後的著作即透過多采的文字表現,呈現其獨特的美學意識,進而以充滿戲謔的幽默感,對世俗的觀念價值展開犀利的 抨擊,一次次攀越自身的文學高峰,脫胎換骨成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創作者。</p>
<p>  在傳統日本社會底下的西化環境成長與婚後的歐遊經歷,加上其任性又隨興、甚至稱得上自我主義的思想性格,使森茉莉發展出一套和洋合璧的特殊文 體,散發出獨具魅力的濃厚語感,幻惑了多少讀者為之痴戀與著迷。相對地,這座語言文字的巴比倫塔,卻也成為譯者最為艱鉅的考驗。疊嶺層巒的唯美詞藻裡面, 不乏偏僻的古字甚或杜撰的用法,還有諸多精工雕琢的舊時生活樣態,時至今日於資料的考據和不同語系的轉換上,再再增加了不少困難度。這些方面,承蒙著名翻 譯家與作家邱振瑞先生給予若干改進意見,使譯文能有更為妥貼的呈現,謹此致上由衷的感謝。</p>
<p>  至於,森茉莉如何在困頓的生活中,打造一方介於現實與虛幻間的天地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──一個在貧窮中享受奢侈的故事。</p>
<p> </p>

內容簡介

野人十周年特別鉅獻
森茉莉誕辰110周年紀念
日文文壇戰後10大女作家之一
三島由紀夫口中最性感的女人
散文家俱樂部得獎作品《父親的帽子》首度在台上市

  我把和爸爸的回憶裝進一只漂亮的箱子裡上了鎖,珍惜地揣在心裡。

  這話蘊藏著些許感嘆,又像是帶有幾分自豪,因為我深信自己和父親的情感是美麗的。

  很喜歡穿上軍服的父親。略顯寬鬆的軍裝領口,微微露出一圈白襯衫的領子。曬得黝黑的父親有著明顯的顎線,犀利的眼神射出銳光,稜角分明的脣邊剃 得淨爽,彷彿仍散發著哈瓦那雪茄的菸香。當他盤坐的時候,軍服前襟的鈕釦之間會在胸前鬆敞開一個個口子,幼小的我滿懷的眷戀和信賴,盡皆寄託在這個胸膛 裡。「爸爸」。這聲呼喚,代表的是我全心全意的託付;而父親的心懷,同樣永遠接納我充滿愛慕的幼小心靈,將之暖暖地裹在他的心裡。就在那身令人懷念的軍裝 底下,他的胸膛藏有我稚幼的愛意,以及母親對他的情意。

作者簡介

森茉莉 1903.1.7~1987.6.6

  生於東京,父親為日本大文豪森鷗外,是森鷗外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長女。森鷗外於東京大學醫學院畢業後擔任軍醫,並派往德國留學四年,深受歐洲文 化薰陶,使得森茉莉自小便是在非常西化且優渥的家庭長大。十六歲出嫁,十九歲前往巴黎與留學中的夫婿會合,卻在短短數月後便接獲父親病逝的噩耗,從此無緣 與父親相見。對父親的懷念在其辭世後更加深刻,因此寫下隨筆散文《父親的帽子》一書,描寫自己與父親、原生家庭之間的諸多情感糾結,也細膩忠實地呈現了女 兒跟父親之間微妙的情感。此書也獲得日本散文家俱樂部賞,是森茉莉立身日本文壇的最重要代表作。

  森茉莉的一生極富戲劇性,從小時的家境闊綽到晚年的窮困潦倒,豐富的感情生活到最後的落寞荒涼,書評者以她不僅書寫傳奇,她的一生就是傳奇來作 註腳,亦有評論家談及如果只有張愛玲可以體現上海十里洋場的風光,那也只有森茉莉才能細繪出明治維新的遺風。以日本的張愛玲這樣的稱號來呈現森茉莉在日本 的文壇地位。

  森茉莉一生都為尋覓父親的影子作為自己尋覓愛情的基礎,無奈卻只是換來一次又一次的絕望與嘆息。五十歲之後進入寫作的高峰期,她的小說充滿奇想 與情感、絢麗而迷幻,故有永遠的少女、大人的童話之名,亦是日本耽美文學的創始者。因自幼家學淵源之故,文字刁鑽隱晦,行文辭意難解,因此對日文譯者而言 均視為翻譯的一大難題,作品鮮少引進台灣。

  森茉莉是三島由紀夫口中最性感的女子,曾盛讚她的小說精煉度與技巧的幹練在當代小說家中出類拔萃,是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。

譯者序

在父親的帽簷下蛻變

  一幀相片。一位倚牆坐於床上的老婦姿影,占據了相片大半的右側。她穿了件一字領的白底黑灰橫條細紋的短袖上衣,還以金褐底帶銀灰橢圓色塊的亮緞 絲巾,摩登地繫裹在頭上,幾絡斑白的亂髮就這麼張狂地竄披於額前,嘴角的淺淺笑意中,仍是掩不住幾分羞澀。一張黑茶色的座墊擺在老婦的右手邊,上面安然躺 著一只淺灰色的絨毛玩具狗。她細心地為狗兒蓋上一面米黃色的毛巾當作被毯,彷彿擔心小寶貝著涼了。影中的老婦,正是森茉莉,時年七十九歲。

  相片中的玩具狗贈自知名的主持人、作家黑柳徹子。詩人白石加壽子也曾送給森茉莉一只海豹絨毛玩偶。在日本世田谷文學館的藏品中,還有另一只她當 年同樣愛不釋手的淡褐色絨毛狗,則是來自演技派演員赤木春惠贈與的禮物。從眾多好友默契十足的贈禮擇選,不難窺見森茉莉在朋友的眼中始終是個童心未泯的女 孩,這恰恰與她的自嘲不謀而合:在這副日漸老朽的軀體下,藏著一顆永遠的少女心。

  森茉莉一直是文豪父親掌心的明珠,十六歲時嫁給了一位文質彬彬的法國文學家,在豪門富家過著嬌貴的生活。父親驟逝的五年後,二十四歲的她捨下兩 子,離開了第一任丈夫,三年後,她再度結束了短暫的第二段婚姻。這段期間,她開始翻譯一些法國戲劇與小說,也嘗試寫些隨筆和劇評,日子過得還算愜意。直到 父親的作品超過了著作權保護期限,頓失版稅收入的她不得不賣掉了上等的和服、碩大的鑽戒,甚至是父親遺作的森鷗外全集,搬到了破舊公寓的一室,捉襟見肘的 家用每天至多只有三百圓,而當時的物價是一顆蛋十圓,澡堂的入浴費是十六圓。

  沒有其他謀生能力的她,左思右想只能賣文為生,至於題材,就從最熟悉的兒時回憶寫起。當時在世的四個森家兒女中,森茉莉是最後一個述文緬想父親 的孩子。甚至可以說,若非生活所逼,恐怕不會有作家森茉莉的誕生。一九五七年,她初試啼聲的散文集《父親的帽子》榮獲第五屆日本散文俱樂部獎,五十四歲的 森茉莉從此正式躋身日本文壇。

  在她後半人生的清苦歲月中,完美的父愛化為一道抵禦現實世界入侵的護城河,使森茉莉得以用文字興築出一個綺麗的幻想王國,縱情耽溺其中。她選擇 用記憶的甜蜜糖衣裹住生活上的苦惱,重新形塑出父親偉岸的英姿,以及昔時繁華的幸福圖景。華麗的和服衣飾,豐美的食物盤皿,繽紛的庭院花草,喧囂的人潮街 景──童年的種種見聞,在她攝影般的驚人記憶力下逐一重現。她寫出了比刺繡還要細膩的勾描,比點描更為綿密的摹繪。尤其是紛呈的色彩與光影的變化,不但是 她人生不可或缺的至愛瑰寶,更頻頻出現在許多作品當中,成為至關重要的靈魂元素。

  相較於另一位年紀和背景相仿的女性作家幸田文(小說家幸田露伴的次女)以精準的文字堆砌出作品,森茉莉細緻而豐麗的寫實功底下,走筆行文間經常 顯示出跳躍式的思惟,這或許與她孩提那段孤單的日子裡養成的浮想嗜癖不無相關。不同於時下的暢銷作家於腸枯思竭之際,紛紛拿兒女權充著書的材料,獨居斗室 的森茉莉初始雖以回憶父親的素材步入文界,隨後的著作即透過多采的文字表現,呈現其獨特的美學意識,進而以充滿戲謔的幽默感,對世俗的觀念價值展開犀利的 抨擊,一次次攀越自身的文學高峰,脫胎換骨成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創作者。

  在傳統日本社會底下的西化環境成長與婚後的歐遊經歷,加上其任性又隨興、甚至稱得上自我主義的思想性格,使森茉莉發展出一套和洋合璧的特殊文 體,散發出獨具魅力的濃厚語感,幻惑了多少讀者為之痴戀與著迷。相對地,這座語言文字的巴比倫塔,卻也成為譯者最為艱鉅的考驗。疊嶺層巒的唯美詞藻裡面, 不乏偏僻的古字甚或杜撰的用法,還有諸多精工雕琢的舊時生活樣態,時至今日於資料的考據和不同語系的轉換上,再再增加了不少困難度。這些方面,承蒙著名翻 譯家與作家邱振瑞先生給予若干改進意見,使譯文能有更為妥貼的呈現,謹此致上由衷的感謝。

  至於,森茉莉如何在困頓的生活中,打造一方介於現實與虛幻間的天地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──一個在貧窮中享受奢侈的故事。

 

建立日期 2013-09-27 09:17:15